中国政府秘密脑控实验真相

關於部落格
该圈子由安徽潜山王焰创建,主要目的是向社会正义之士揭露中国脑控实验真相,关注脑控受害者的今天,就是关注你和家人的明天,更是关注十三亿中国同胞在中国土地上赖以生存的、生命安全的最后底线。提高警惕保卫生命,中国脑控受害人
王焰

网站网址:http://1drv.ms/1l8aSHq
  • 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安徽王焰脑控受害北京上访有感

 脑控受害人安徽王焰发誓就是死也要死在美国
(2014安徽王焰北京上访有感)
 
 
自2008年第一次到北京上访以来,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但肯定的是希望而来,失望而归,幸好这次早有心理准备,不管上访有什么结果,我都决心离开这个带给我一生噩梦恐怖的国家,到美国寻求庇护。
大家好,我是中国安徽脑控受害人王焰,这次来北京上访只为一个目的,向国家信访部门揭露中国脑控实验真相,原本在3月初从合肥上访后利用两会期间直接来京,由于有事走脱不开,故退迟到今天3月25日,从国家信访局、公安部、中纪委,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在南京73211部队当兵五年退伍军人,因此民政部、军委办公厅是每次必访的部门,但这次又多了个国家安全部,事前我在网上搜索了国家安全部的办公地址,不是东长安街,而是在海淀区中国中医研究院西门附近,大门写着西苑小区,没有正式牌子,但门口武警保安守备森严,过往人员必须查证登记,一看就知道非普通居民小区,询问工作人员也承认了,只是在登记处打了个电话就告诉我,这里不接受脑控有关的信访,让我打道回府。
当然,既然是有备上访,肯定不会只向国家几个胡弄老百姓的挂羊头卖老鼠肉的接访部门申诉,为此,我从北京西站下火车就直奔对面中裕世纪大酒店,找亿通律师事务所的李劲松和刘晓原律师,因为他们对社会公益事业的关注让我有理由让他们知道脑控,可是一到酒店才发现连A512室的门牌都不见了,只有A511、A513,打其电话说我没有预约不见或在外地出差。我又找到北京工人体育馆内红楼的康达律师事务所,一个女前台将我拦住不让见高子程律师和付洋主任,我又没号码,只好作罢。在朝阳区附近我又找到了青蓝大厦的中国律师协会,想见一下网上认识的中国律师网记者刘耀堂,可是询问也不在此办公。于是按照计划拜访丰台区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佟丽华,因为在网上我了解他是十八大代表,既然是代表政治地位高,而且又是北京青少年预防犯罪中心主任,可是打电话(办公室)没人接,律所也没找到,只找到北京解放军307医院附近的几个小律师事务所,见了几位律师,当我把脑控受害经过和真相告诉他们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朗朗乾坤青天白日还有这样恐怖的事情,这或许怪这些小律师少见多怪。通常接触社会较多或与法律打交道时间长的律师是知道脑控的。最后的压轴自然放在中国法学界半泰斗人物,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老师,我找到了他任教的法学院教学楼,工作人员让我把材料放到贺卫方老师的信箱,并告诉我贺老师平时不来上班,手机不能告诉我,我怕他们骗我,在法学院门口等了足足三小时左右才无奈离开。
至于为什么见了这么多人却无法成行,整整七位一个都见不着。我想这与脑控受害有百分百关系,因为熟悉脑控真相的朋友都知道,一个人一旦被脑控了,这个人就没有任何隐私,一切行动都暴露在脑控组织的监控之下,他们在脑控受害人到达之前都有一个清场过程,像国家领导人的安保体系一样,以保证达到按他们的意愿的结果
至于更详细的脑控实验真相,希望网友搜索《解密中国脑控受害者》或《安徽王焰为正义而乞讨》等,只要搜索安徽王焰基本上对脑控真相了解到二三分。
这里再重复一下中国脑控受害原理:制人脑电脑权、制信息(网络媒体通讯)权、制舆论权、玩法律权(非法)。
特别强调的是制人脑权,可分为:制情绪权、制心理思维权(意识潜意识)、制脑影像权、制思维模式形成权、制记忆分析权、制生存能力权、制人格尊严权、制社会交往权(这部分主要通过煽动社会迫害取得控制);制精神状态权、制身体感觉嗅觉权、制休息睡眠权、制健康病患权、制内分泌优略权、制生命权(这部分主要通过暗下慢性毒药、药物来取得控制)
上述原理用一个公式可以总结为:煽动社会迫害+慢性毒药残害+读心术=脑控=国家安全部=中国政府秘密人体实验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脑控,并非完全能控制人的大脑,而是指精通专业研究人的大脑思维形成,心理活动规律的人,其组织称脑控组织。通常由国家安全部间谍幕后操控,各地方秘密警察配合,利用特权丑化受害人煽动社会孤立歧视刁难侮辱等迫害,加上暗中在受害人油盐米等饮食内放置慢性毒药残害,同时进行24小时立体监控的读心术,长期作用导致受害人被精神病、抑郁、自杀、病死、癌死,甚至十来年全家因慢性毒药残害而灭门(病死)的凄惨下场,实质上形成了中国政府秘密人体实验
脑控组织是由一群秘密警察加职业间谍组成的,终极目标是通过长期对受害人的迫害和残害,来研究中国普通公民心理活动规律、毒理结果和社会反应,以此更好的管理国家和统治人民。有类似传销,下线接受上线命令负责执行,当然也包括给受害人洗脑,以达到按他们的目的行事,通常二三十人为一个作战小组,杀人而不直接接触。较为典型的有湖北彭公乾、福建吴巧妍、湖南郭汝泉以及著名红楼梦演员陈晓旭(疑似)等等,有些受害人就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故本人对脑控实验的评价是人世间最阴暗的事莫过于谋杀,而比谋杀更阴暗的那就是脑控
不知道是我这两年大力揭露,还是在美国白宫网请愿半年的效果,也不知道是新一届党中央顺应民意依法治国,反正在2014年中国两会期间由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少奇之子刘源上将向媒体露了一句话(原文)脑控是我们的机密项目,更多情况无可奉告这等于从侧面向世人承认:脑控实验是真实的,中国的脑控受害人也是真实的,而非精神问题。至于脑控实验如何阴暗、残忍、反人类,我想就是傻瓜也不会说。按照脑控实验的保密等级应该比日本731有过之而无不及,日本到现在都不承认众所周知的人体实验,承认脑控,这需要多大勇气和突破阻力,在中国这样左右势均力敌的派系里,不是所有东西都掌握在习大大手里,何况脑控实验,国家长期投资巨额资金建立起的中央数据库和地下秘密联络组织(地下党),而且又专注于为统治阶级(顶层)服务的,不可能一下子就取消。这要放在前些年不把我立即灭口就不错了。
所以我十分清楚自己处境的危险性,即使不会很快搞死我(因为我还年轻、社会影响又大),我的8岁女儿王欣睿也会受到连害,因为脑控组织不光做毒理实验,还要做心理实验:婴儿期主要是潜意识监控,分析婴儿脑部发育包括语言发育、对外界的认识等,少年期了解他们怎样分析问题、人际关系方面知识,青年期即18至30岁,监控并折磨他们,获取更多信息分析大脑各方面的承受压力等(包括下药下毒引起各种病症),中年期分析并迫害他们,了解他们心理变化及压力,监控情绪等方面;老年期主要观察老年心理变化及脑功能怎样老化、失忆变呆,还有死亡情形等我也打算今年放暑假带孩子到北京儿童医院做全身体检。
一切形势综合分析,当务之急,三十六计走为上,离开这个国家,到相对强大而又法治的美国寻求庇护,小国家迫于天朝淫威像我这样的人不敢收留。但苦于经济受限,我算了一下,以旅游签证进入美国,最少需要4万元人民币,不管护照或签证会不会受到阻碍,至少目前最缺的还是钱。不是我不打工挣钱,正如去年发表的《安徽王焰为正义而乞讨》里说的:打最下贱的工,挣最少的钱,何况我被脑控组织慢毒残害的全身是病,到目前为止经江苏省人民医院确诊的:动脉硬化、高血压、心脏病,肝硬化并发胆囊炎,并有疑似糖尿病还不包括在部队服役时患的强直性脊柱炎。
更何况打工不利于我维权,时间就是生命,如果把有限的时间耗在靠脑控组织监控下的打工挣钱,无异于天方夜谭。左思右想还是向社会求助,我本不相信这个社会还有如此正义热心的朋友,但从去年网络乞讨后,我的帐户多了一百元钱,我才相信,社会还是有正义的,但为什么只有一百元,应该是我的网银密码被脑控组织盗取了,辜负了捐赠人的爱心,我真的很渐愧,因此,我在中国人民银行新开了一个帐户,不带网银,只带存折不带卡(脑控组织会利用银行监管漏洞盗钱)正义的公民如有闲钱(一元不算少,百元不算多),资助我一点,众人拾柴火焰高,让我早点离开这个国家,最好事后能用公用电话告知我一声,也好让我记住并感恩着你们。
脑控受害就好比一个十岁小孩遇到两个穿西装化妆的土匪,他们先拿糖骗取孩子的信任(洗脑),给他做实验当牺牲品,小孩识破真相后,不愿意而到处求助,这时土匪不高兴了,露出了本来的真面目,阴谋玩不死,只能玩阳谋,这就是我的处境。所以,我通过此贴呼吁更多的社会正义之士关注脑控受害真相,关注安徽潜山王焰,并举手之劳地帮助我,让我带着孩子离开生我养我的,我曾经无知热爱的国家,那怕现在全身是病来到美国无所医治而死,也比在中国毫无尊严,任由脑控组织做着心理、毒理实验,冷不丁哪天得个癌症强千万倍。
一个邪恶的政党,领导着毫无诚信的政府,鱼肉着手无寸铁的人民。
 
中国脑控受害人:王焰
2014年4月北京上访有感
王焰,1980年出生,家住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王河镇皖潜村联合组。(曾服役江苏南京73211部队五年)
单位: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梅城镇计生办(从08年起没上班)
手机:15055472117
中国银行帐号:户名:王焰,帐号:184226304894
博客http://www.1339624141.tumblr.com/
或点击美国白宫请愿网查找http://wh.gov/ldFNS
QQ1339624141 身份证:34082419801225143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